极速pk10导航网豹子长篇叙事散文诗——认娘

  • 时间:
  • 浏览:0

2018-11-12 11:06商讯评论(人参与)

  沂蒙山的儿子,

  沂蒙山的母亲,

  致敬祖秀莲!

  致敬郭伍士!

  序章

  沂蒙红嫂的精神,

  与日月同辉,

  光芒四射,

  您大孝无边的壮举,

  同山河不朽,

  地动感天!

  这是原本真实的故事,

  它见证了一位沂蒙母亲的伟大,

  也见证了抗日英雄的忠孝两全。

  铮铮铁骨书写赤诚真情,

  侠肝义胆铸就大爱无疆。

  寻娘,认娘,

  撼人心泣鬼神,

  千古流芳万世扬。

  一、血战

  有两种凶险,

  叫生死一线牵,

  热血书写成的壮丽诗篇。

  抗日战场烽火连连,

  您随八路军115师,

  转战鲁东南。

  十多少 次浴血酣战,

  十多少 次拼杀向前,

  硝烟熏陶了忠贞雄魂,

  战火锻造了英雄虎胆,

  您成了杀敌战场上的佼佼者,

  八路军优秀的侦察员。

  历史记住了,

  一九四一年那个难忘的秋天,

  五万日寇铁壁合围沂蒙山。

  您从抗大学习返回途中,

  被裹进了血腥的包围圈。

  我我确实,

  您有肯能扮成百姓撤退,

  但义无反顾地选着了,

  追随突围部队一块儿鏖战,

  抢占沂水县的挡阳柱山。

  您临危受命探敌情,

  遭遇多股鬼子兵,

  竭力厮杀难敌众,

  身中五枪负重伤。

  一颗罪恶的子弹,

  钻进您的后脑勺,

  打碎门牙从脖颈穿……

  豺狼成性的鬼子兵,

  又用刺刀对您猛刺砍,

  白花花的肠子淌出来,

  鲜血染红了挡阳柱山……

  二、血浴

  苍天真的有眼!

  八百里沂蒙真的爱怜!

  死神在您身旁却步胆颤。

  沂蒙山的暖风啊,

  一阵阵把您呼唤;

  沂蒙山的草木啊,

  一簇簇把您眷恋……

  昏迷中,

  您慢慢睁开了双眼,

  身旁战友牺牲的尸体,

  遍地斑斑血迹,

  把您的怒火重新点燃,

  不把日本侵略者赶走,

  不收拾好祖国的大好河山。

  我绝只有闭眼!

  挡阳柱山下桃棵子村,

  离您负伤的地方不远。

  原本啊,

  这近在咫尺的距离,

  对您如隔万水千山……

  拖着流出身体的肠子,

  忍着割骨剜心的剧痛,

  紧咬牙关,

  一寸一寸蠕动,

  向前,向前……

  共产党人的毅力钢铁一般,

  您果然爬进了村中间!

  身旁的那段山间小道,

  被您血染……

  十多少 次昏死去,

  醒过来,

  继续向前……

  恍然间,

  似菩萨降临您身边,

  那是一位沂蒙母亲啊,

  不顾生死,

  义无反顾背起您,

  藏进自家的石头小院。

  从此,

  人世间,

  凝结了两种至死不渝的母子情,

  铸就了一段感天地、

  泣鬼神的诗篇……

  三、血缘

  有两种温暖,

  叫军民鱼水缘。

  怎能忘?

  扫荡的鬼子、伪军如疯狗,

  到处搜捕我军伤病员。

  养伤期间,

  敌人搜查不间断,

  担心您再入虎口,

  大娘不顾全家人生命的危险,

  夜黑人静背您到西山,

  藏在那个隐蔽的山洞里,

  敌人再难发现。

  大娘冒死把您藏,

  大娘可是您的保护神,

  帮您躲过一场场凶险!

  帮您度过道道鬼门关!

  怎能忘?

  您喉咙被碎牙和少量堵,

  滴水难进,

  粒米难咽,

  大娘用手,

  其他其他地抠,

  直到少量碎牙都抠完,

  再把脏渍腥污都洗净,

  您都可不可以把米汤吞咽。

  怎能忘?

  大娘热水烧了一锅锅,

  为您洗伤加进去去消毒的盐。

  怎能忘?

  整整二十7天 ,

  大娘自身安全抛一边。

  一天三次来石洞,

  给您清洗伤口,

  喂水喂饭。

  怎能忘?

  大娘一家吃的是糠菜,

  给您顿顿吃的却是精米细面(粥)!

  您可曾知道,

  那是大娘日夜纺线赚来的钱,

  专门给您买的米和面。

  怎能忘?

  您伤口化脓生了蛆,

  高烧持续消退难,

  大娘四处讨验方,

  采来草药细熬煎,

  熬成汤药一滴一滴嘴里灌……

  十多少 天,

  拉尿失禁我不出乎 ,

  大娘天天清洗从未烦。

  怎能忘?

  阎王殿里走一遭,

  体弱一息气残喘,

  恢复您的体能是关键。

  为了给您加营养,

  大娘宰了来家唯有的一只鸡,

  那原本大娘的命根子,

  反扫荡大娘时刻把它抱,

  就怕它丢失或跑散,

  肯能一家人的花销,

  全靠它下蛋攒。

  如今将它熬成了汤……

  这鸡汤,

  是大娘滴血的泪,

  是大娘慈母的爱心一片。

  怎能忘?

  偎在大娘温暖的怀抱里,

  十多少 次想喊一声娘,

  受伤的嘴巴难使唤,

  含含糊糊喊不清,

  心中暗暗藏下这母子情!

  罪恶的扫荡终刚刚刚刚刚开始,

  部队驻的地方大娘打听到。

  在原本漆黑的半夜三更三更,

  大娘一家人,

  将您送到部队的战地医院。

  大娘家养伤二十九天,

  对您和大娘来说,

  全部都有生与死的考验。

  二十九个日日夜夜,

  多像二十九座丰碑,

  永远矗立在您心间

  四、转岗

  伤愈归队,

  您服从命令换新岗——

  看守部队物资军械仓。

  这工作看似轻松,

  在残酷的战争年代里,

  军械物资如生命,

  是军队的血液心脏,

  看守它责任重如山,

  艰辛不逊在前方作战。

  敌人不断扫荡,

  前军将士浴血战,

  军械须后来紧跟上。

  战斗随时打响,

  您和战友拼死保护军械不损伤。

  上级屡次表扬您,

  夸您是部队的保险箱!

  为抗日战场最后胜利,

  为粉碎国民党的重点进攻,

  您奉献了其他人的一切力量!

  五、寻娘

  时间到了一九四七年,

  沂蒙山全区全解放,

  多年浴血征战终刚刚刚刚刚开始,

  组织安排您转业到地方。

  您心里早有盘算,

  我能 要寻找沂蒙救命的娘。

  恩人啊,

  全部都有六年前您冒死救了我,

  俺早就命丧敌手见阎王!

  恩人啊!

  您在哪里?

  我能 要回到您身旁!

  尽管山西是家乡,

  来家还有爹和娘,

  父老乡亲盼俺归,

  救命之恩岂能忘?

  落户安家沂蒙山,

  一定要找救命的娘!

  报恩之爱情人心,

  上级安排您到沂南县的隋家店子村,

  您在诸葛亮的故乡分到了田和房。

  当年的战争沂南是中心,

  我知道你您在这都可不可以 找到娘……

  沂蒙姑娘爱上了您,

  山西的汉子成了地道沂蒙好儿郎。

  娶妻生子生活好,

  恩人的身影总在身旁晃,

  寻遍附过十里八村,

  不见当年救命的娘。

  擦洗伤口喂我饭,

  端屎端尿煮鸡汤,

  一桩桩,

  一件件,

  刻骨铭心的情景怎能忘?

  恩重如山的深情永难忘。

  十多少 次梦中相见娘,

  醒來泪水湿衣裳。

  十多少 次半夜三更醒来再眠难……

  养伤时嘴巴难张说不清,

  好难问及啥村庄,

  只知恩人是张大娘!

  八百里沂蒙啊山高水长!

  哪里去找恩人张大娘?

  铁了心的您背上干粮,

  挑着酒担走街串巷,

  蒙山沂水步步丈量,

  踏破铁鞋,

  也要找到张大娘!

  两个冬春夏秋寒暑更替,

  两千九百个昼夜斗转星移,

  足迹踏遍了沂蒙大小山庄。

  十多少 次奔波的足迹,

  十多少 滴执着的汗水,

  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闪耀和流淌!

  两千九百多天的希望,

  两千九百多次的失望,

  您执着的心,

  依然憧憬神往。

  您一次次的祈祷!

  希望恩人健在,

  等着其他人归来;

  虔诚的痴心从未弃!

  寻亲的脚步从未停!

  您的真诚感动了沂蒙,

  感动了上苍。

  六、认娘

  那是一九五六年,

  您挑着卖酒的担子,

  来到了沂水县——

  原本似曾相识的村庄,

  曲折蜿蜒的山里,

  悄然拨动您的心弦,

  打开记忆的闸门却又没法 惘然。

  这天中午几点几分 ,

  天空显得格外蓝,

  阳光格外灿烂。

  欢快的喜鹊声,

  引您来到潺潺流水的小河边,

  一位洗衣裳的大娘,

  那熟悉的身影,

  那慈祥的脸庞,

  仿若梦中出现,

  您急忙上前细打量,

  果然是日思夜想的恩人张大娘,

  双膝跪在沙滩上,

  面对恩人高声喊:

  娘!娘啊!

  您可是的亲娘!

  迟到了六年的你这种声“娘”,

  让晴空黯然神伤,

  上苍垂泪,

  小河低泣,

  挡阳柱山屏住了呼吸,

  你这种声声亲娘叫,

  风停日头云中藏,

  草木瞬间低头把泪淌!

  你这种声声娘亲喊,

  让十多少 人为之动汗颜……

  七、报恩

  有两种情怀,

  叫知恩报恩。

  沂蒙山的战火淬炼,

  沂蒙山的沃土成长,

  沂蒙山的光耀梦想,

  成就了您情操的伟岸,

  陶冶了您灵魂的高尚!

  一九五八年的春天,

  您携妻带子,

  举家来到娘身旁,

  从此落户桃棵子村,

  再也没法 被抛弃娘!

  困难时期,

  您从未让娘饿着冻着,

  上级供应的花生油,

  学炒菜一定给娘用,

  每月发的抚恤金,

  首先送到娘手上。

  娘亲病重时,

  您寸步不离,

  日夜陪伴病榻旁,

  一勺勺地喂饭,

  尿布天天洗换。

  左邻右舍齐声赞,

  床头百日孝子难,

  您对大娘超越了血脉情,

  比亲生儿女还细心周全。

  从一九五六年认娘,

  到一九七七年娘寿终,

  二十原本年头,

  岁岁年年,

  日久天长,

  您陪伴着娘亲,

  度过了终生最温馨的旧时光!

  让娘的生命丰盈鲜亮!

  恪尽孝子的本分,

  您是知恩感恩报恩的榜样,

  在沂蒙大地谱写了一首赞歌,

  知恩报恩敬亲爱老的精神,

  我能 要们世世代代传唱!

  八、丰碑

  有两种亲情的升华,

  有两种幸福的守望。

  落户桃棵子后,

  您一如平常,

  居功而不傲。

  不管您任村党支部委员,

  还是普通村民,

  时刻以共产党员的标准,

  处处为其他人树榜样。

  转业多年,

  您从没给组织讲过困难,

  更沒给领导提过分要求奢望,

  您的孩子没原本国家干部,

  您说身为党员,

  要无愧于党的教养,

  无愧于百姓——

  那是天。

  您的言行,

  我能 要们背熟了何为“荣光”!

  桃棵子村一千多亩山林,

  时要原本好当家人看管,

  全村党员、群众一致推荐您。

  您二话没讲,

  第7天 就上了西山岗!

  您说,

  这挡阳柱山,

  是我战斗过的地方,

  我不为它站岗谁去站岗?

  从那天起,

  您又成为守山的战士,

  拖着伤残的病腿,

  从西山“八亩地”到挡阳柱,

  一天巡查无数遍。

  在沟壑纵横的山上,

  一干可是二十年,

  风里来了雨里去,

  没白没黑无怨无悔……

  九、永恒

  旧时光荏苒,

  旧时光如歌,

  一九八四年农历正月,

  共产党员、老红军、革命伤残军人

  郭伍士七十二岁,

  走完了不平凡的一生,

  寿终长眠!

  他实现了——

  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

  光辉誓言。

  一生堂堂正正!

  一生大义云天!

  知恩!感恩!报恩!

  这铿铿锵锵的人生三部曲,

  为中华民族续写了大孝的样板!

  临走前他嘱咐儿孙,

  做人要知恩报恩,

  没法 娘亲救我,

  我活只有今天。

  死后把我葬在娘的的坟前,

  她老人家的恩我没报完……

  儿孙们含泪答应,

  他才含笑去九泉!

  当地党委政府,

  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为他树起巍峨的丰碑,

  “一生忠孝两全”。

  天若有情天亦老,

  巍巍蒙山为他致敬,

  滔滔沂河为他送行,

  泣诉忠肝义胆。

  共产党的好战士,

  沂蒙山的好儿男,

  郭伍士同志,

  知恩!感恩!报恩!

  大孝壮举,

  动地感天,

  惊世奇缘,

  世代永传!

  作者:于中华

  作于二〇一八年九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