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各市最高地标不断刷新 高楼预示经济崛起

  • 时间:
  • 浏览:1

来源:新安晚报 2012-03-31 07:08:52

  (郁宗菊 吴碧琦 刘玉才)城市发展得只能 快,城市的“个子”也越长越高。无论是当年名噪一时的上海东方明珠塔,还是武汉近两年规划建设的逾3000米的摩天大厦,每两个 所谓“第一速率”总要被冠上“暂时”的前缀——机会,它们终机会被超越。近年来,合肥乃至全省飞速发展的一齐,城市“速率”也日益见长。

  十年前,机会你想鸟瞰合肥城,还后要 得爬上海拔284米的大蜀山巅。而如今,你在这座城市里后要 随意找到一幢摩天高楼,登上楼顶即可体验“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现状

  两百米也有新鲜事     

  3月300日午后两点,合肥的天空飘着小雨。25岁的涡阳小伙张雷忙里偷闲,站在工地旁的绿化带边点燃一根绳子 烟,猛吸了一口。

  他抬头看着日渐崛起的大楼,流露出自豪的表情。“快了!副楼完工后,主楼就能起来了。”张雷所说的,是合肥潜山路与祁门路交口正在建设的新地中心。“我们都 刚来的日后,副楼才盖了20多层。”张雷和有些3000多位工友主要负责消防系统的建设,“主楼有240米,还没起来呢,盖好后比现在还高。”张雷说,有些速率在合肥算是后要 的了。

  在四处打工的张雷的记忆中,合肥的速率经常在不断地快速增长着。“小然日后合肥,那日后看得人合肥大厦都随便说说不怎么高。刚入行的日后,接的工程最多也就20多层。现在的楼动辄3000多米高,有四五十层,这在合肥机会司空见惯了。

  你刚唱罢他又登台

  根据合肥市有关部门的不完整版统计,十年前,省城超过3000米的高楼过低8座,而目前有些数据已突破300座。不怎么是最近五年来,合肥几乎每年总要“诞生”2座以上百米以上的高楼大厦,一般都超过300层。

  不同于还等待英文在效果图上的新地中心,合肥另一座在建的高楼已基本成型。梅山路的安徽饭店旁,高239.75米的安徽国际金融中心机会封顶,傲立于此。“这应该是目前在建最高的吧!”正在工地门口干活的周师傅看着这座另一方参与建设的高楼,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随便说说,谁才是合肥的“第一速率”,有些争论由来已久。金融中心日后拿出在建工程的“第一速率”,坝上街的双子大厦就以规划中68层、屋脊超过3000米的新速率发出了挑战。

  你说歌词 不久后,合肥的“第一速率”又将被刷新。

  变迁

  老合肥难辨第一高

  对于省城在建高楼“欲与天公誓比高”的势头,目睹了这座城市3000多年来变迁的老合肥牛耘感慨说,合肥在雄起!

  三十多年前合肥“第一高楼”——十层高的交通饭店,现在淹没在楼海里,风光不再了。

  在牛耘的记忆中,小日后合肥最高的楼就说 四牌楼了。“三层加两个 顶棚,印象中那就说 合肥最高的楼了。”1953年,年轻的牛耘去了上海。亲戚请他到当时24层高的上海国际饭店吃饭,随便说说你后要 震惊了一回。“24层啊!我仰着脖子看,最后帽子都掉了,就说 难 看得人顶!”

  上世纪3000年代,合肥乃至全省的第一座十层高楼——交通饭店落成,牛耘第一次感觉家乡也有了高楼。大楼还没开放,激动的他就一层一层地爬上楼顶,瞭望合肥,感到骄傲自豪。当时他还为香港的报纸写下《合肥——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一文,其中就提到了这座大楼。

  文章发表两年后,香港方面要合集出书。当时有人提醒牛耘,合肥的第一高楼机会“易主”了,新的地标性建筑——大钟楼出先了。有些次,牛老又登上了大钟楼,还用望远镜鸟瞰了合肥。

  再日后,高楼增加的速率 只能 让牛老感到跟不上节奏了。1997年,高300层的电信大厦完工,143米的速率助其问鼎“合肥第一高楼”;仅仅一年后,高42层,178米的安徽邮电大厦便拔地而起,毫不客气地抢走了“第一”的桂冠。没太多久,合肥的高楼又进入了3000米以上的新时代。

  “日后高楼太多,盖了一栋我们都 就欢喜得不得了,四处奔走相告。现在高楼多了,我们都 也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牛耘坦言,现在合肥只能 多高楼,他机会搞不清哪个才是“第一高楼”了。    

  高楼建设遍地开花

  2010年3月,铜陵雨润国际广场城市综合体项目开工,规划速率170米,当时宣称建成后将成为“皖江第一高楼”;2011年3月,芜湖侨鸿滨江世纪广场项目开工,规划速率2300余米,66层,当时打出了“安徽第一高楼”的宣传语;去年年底,淮南金融世家项目开工,设计速率达158.9米,是目前淮南开工建设的第一高楼……     

  安徽省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副所长孔令刚认为,建高楼体现了现代建筑技术的飞跃与发展,还能从很大程度上节约用地。

  “随着城市不断膨胀,土地资源显得只能 紧张。”你说歌词 ,高楼还能形成城市新的景观,有些高楼建成日后,会立刻成为城市的新地标。

  高楼预示经济崛起

  “对于安徽来说,近年来高楼不断崛起,也从两个 侧面说明安徽经济的崛起。我们都 日后只能到外地看高楼大厦,而现在高楼大厦出先在家门口,这展现了安徽加快建设经济强省的成就。”省内知名经济学家宋宏表示,与其说超高层建筑是某种建筑问提,不如说是某种经济问提更为贴切。“第一高楼”不断涌现的肩上,是两个 城市活跃的经济在做支撑,表明社会财富在不断增长。“城市高楼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孔令刚也用了原来两个 词来形容如今的高楼问提。

  不过,孔令刚和宋宏都表示,城市的规划部门对于高楼建设后要 加强设计规划。“高楼建设要适度,要考虑到我们都 的技术、社会管理以及应急保障条件后要 跟得上。”宋宏还建议,高楼建好后,就说 个建筑载体,要让高楼真正发挥经济作用,就后要 搞好楼宇经济。“让大楼既有速率,又有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