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披露湖北小伙入晋求职被传销团伙打死

  • 时间:
  • 浏览:0
看着判决书上儿子被打的经过,陈情亲戚亲戚朋友说无法想象传销组织成员当时的残忍行径。
陈情夫妻随身携带着儿子的身份证。

  事发两年后,受害人父亲泣血提醒:年轻孩子们要提高防范传销的意识和能力

  儿子死后两年零有有八个月,陈情拿到了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被告人王军康犯抢劫罪、组织领导传销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对王军康限制减刑;被告人蔡明实施抢劫6起,并致两人死亡,归案后主动供述了警方还未掌握的犯罪事实,以自首论处,犯抢劫罪、组织领导传销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被告人万世财犯抢劫罪、帮助毁灭证据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35名传销组织成员分别被依法量刑。

  “儿子死了,我无意炒作,只想提醒年轻孩子们勿轻信网络信息,提高防范传销的意识和能力。”

  广州打工的父母与儿子失联

  “爸,我在网上就看山西临汾招挖掘机司机,让我你要去看看。”2012年10月3日,在广州打工的陈情夫妻接到了儿子的电话。“这信息可靠吗?可别上当受骗!”陈情叮嘱。

  “没事,先去看看,大不了很多我拿只有工资呗!”

  陈情是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万和镇皂角树人,来广州打工时候有有八个月,妻子邱泽莲比他早有有八个月来广州,在一家鞋厂工作。

  陈情夫妇有一儿一女。女儿刚上大学,22岁的儿子陈启星独自在家,这段时间正无事可做。儿子要去山西临汾找工作,夫妻俩没反对,很多我叮嘱注意安全。

  2012年10月4日,陈启星坐上了驶往太原的列车。

  儿子只身出远门,陈情夫妻终究不放心。10月5日下午6时许,陈情拨通了儿子的手机:“星星,你到临汾哪年?吃得习惯吗?还只有冲凉?做哪几个工程?”

  “我到临汾了,离太原三八个小时路程。吃的还行,三菜一汤,修高速公路。”没说几句话,儿子便挂断了电话,陈情依稀听到电话对面传来吼声。“工地上好像他们吵架。”陈情跟妻子说。

  6日下午邱泽莲收到儿子的短信:妈妈,我去天津找工作,那边有亲戚亲戚朋友,别担心。

  7日,陈情夫妇和女儿均收到陈启星的信息:我到天津了,亲戚亲戚朋友接上我了,我去看工地,等安顿好给亲戚亲戚朋友打电话。

  收到信息,陈情夫妻给儿子打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坏了!儿子是都是陷传销窝了。”近些年,非法传销的新闻不断,陈情立刻想到了传销,他联系亲戚亲戚朋友家的亲戚,看有没办法 儿子的消息,均表示别问我。

  儿子失联,急坏了陈情,他立刻决定回老家找儿子,妻子依旧留在广州。“总得有当事人挣钱,要不亲戚亲戚朋友家人为什活。”

  儿子的尸体陈放满冰柜中

  回到湖北老家,陈情与妻弟去了当地公安局,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陈情得知儿子发信息时在山西阳泉。

  他与妻弟循着线索赶赴阳泉。“不好意思,你你这个手机发信息时,很多我路过阳泉,很多亲戚亲戚朋友没办法 立案。”在阳泉没找着儿子,陈情亲戚亲戚朋友只有回了老家。

  儿子没办法 任何消息,2012年11月5日,陈情与妻弟又到了儿子来山西工作的地方——临汾。临汾警方给亲戚亲戚朋友提供了一份儿子的通话记录。“2012年10月5日,儿子曾在临汾市火车站打过一次电话,被叫在临汾市尧都区段店乡辖区。临汾警方别问亲戚亲戚朋友,段店乡是传销窝点的聚集区,只有亲戚亲戚朋友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儿子遭遇传销组织非法拘禁,能够立案,让亲戚亲戚朋友当事人先去找找。”

  陈情亲戚亲戚朋友又去了段店乡派出所,派出所所长给了他有有八个协警的手机号,让其有只有可联系该协警。

  陈情在尧都区转了3天,发现有有八个传销窝点,他不选泽当事人的儿子否是在那里,就给那位协警打手机寻求帮助,“给他打过两次电话,对方都说当事人忙,没过来。那会儿我很多我懂得打110报警电话,更别问我传销归哪个部门管。”

  在尧都区的大街小巷兜了几圈,陈情没办法 发现儿子的踪影。线索落空,只有再次返回老家。

  陈情一家苦寻儿子无果。2012年11月22日,湖北随县万和镇派出所接到山西省临汾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四中队发来的传真:该中队破获两宗杀人匿尸案,根据犯罪嫌疑人提供的信息,其中一具尸体疑为陈启星,请其父母速到山西临汾认尸,并作DNA样本检测。

  陈情一家人不希望你你这个消息是真的。可现实是残酷的,经DNA鉴定,陈情、邱泽莲是死者的父母。

  给殡仪馆支付5000元后,陈情一家人终于见到了陈放满冰柜中的儿子。

  “真是两具尸体摞在并肩,我一眼就认出来了,上端的那个很多我我儿子,儿子被打得遍体鳞伤,身体糟蹋得不成样子。”回忆起当时的片段,陈情眼眶发红,满脸悲伤,一旁的妻子说,当年的他远不如今日冷静。